蒙上作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作业 > 语文 > 高中生美文摘抄600字左右

高中生美文摘抄600字左右

2018-11-24 10:19:21热度:作者:admin来源:网络收集

走进书房
●渐 欣
有如农夫走向田野,蜜蜂飞向花海,从喧嚣的闹市中来,从繁杂的琐事中来,去寻觅宁静,感悟平淡,自然而从容地走进书房,沉浸于别人的世界比照自己,鞭策自己,寸心熨帖而舒畅.走进书房,与书对望,大千世界跃然纸上,芸芸众生纷至沓来.书似青山常乱叠,置身它博大的胸怀,你的思绪便如野草般疯长和蔓延,撩起喷泉般的力量和创造,倍感生命诚可贵,知识价更高.
走进书房,你是自己当然的国王,“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常常一人憋了许久的念头急待诉诸笔端,不吐不快.这时一管在握,信笔涂鸦,神游稿纸间,心可在天外,何其快哉!但更多的时候是为那些时聚时散鸡零狗碎的“灵感”所感所累,它们像横生的逆子,藏头露尾,久孵不化,痛煞我也,末了硬邦邦生出个畸儿怪胎,也有变成铅字的,方觉难产后的分娩分外轻松幸福.
走进书房,荷笔当锄,精神家园种满稚嫩的庄稼,也许远离丰收的季节,但心里总装着一个秋天.也有受挫后乏味地走进书房的时候,心灰意冷间与书群对话,书笑我我也笑我,慢慢地愁肠纾解,残雪消融,浮躁渐趋平静,紊乱变得有序,顷刻间阴霾一扫,心空一片晴朗亮丽.
古人云:士大夫三日不读书则面目可憎.人生如旅,刻不容缓,走进书房,你便走近了充实.
(摘自《书缘》)

鲁迅:雪
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博识的人们觉得他单调,他自己也以为不幸否耶?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的磬口的蜡梅花;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蝴蝶确乎没有;蜜蜂是否来采山茶花和梅花的蜜,我可记不真切了.但我的眼前仿佛看见冬花开在雪野中,有许多蜜蜂们忙碌地飞着,也听得他们嗡嗡地闹着.

孩子们呵着冻得通红,像紫芽姜一般的小手,七八个一齐来塑雪罗汉.因为不成功,谁的父亲也来帮忙了.罗汉就塑得比孩子们高得多,虽然不过是上小下大的一堆,终于分不清是壶卢还是罗汉;然而很洁白,很明艳,以自身的滋润相粘结,整个地闪闪地生光.孩子们用龙眼核给他做眼珠,又从谁的母亲的脂粉奁中偷得胭脂来涂在嘴唇上.这回确是一个大阿罗汉了.他也就目光灼灼地嘴唇通红地坐在雪地里.

第二天还有几个孩子来访问他;对了他拍手,点头,嘻笑.但他终于独自坐着了.晴天又来消释他的皮肤,寒夜又使他结一层冰,化作不适明的水晶模样;边续的晴天又使他成为不知道算什么,而嘴上的胭脂也褪尽了.

但是,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他们决不粘连,撤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这样.屋上的雪是阜已就有悄化了的,因为屋里居人的火的温热.别的,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

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是雨的精魂……

是的,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
《绿》朱自清
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
梅雨潭是一个瀑布潭.仙瀑有三个瀑布,梅雨瀑最低.走到山边,便听见花花花
花的声音;抬起头,镶在两条湿湿的黑边儿里的,一带白而发亮的水便呈现于眼前了.
我们先到梅雨亭.梅雨亭正对着那条瀑布;坐在亭边,不必仰头,便可见它的全体了.
亭下深深的便是梅雨潭.这个亭踞在突出的一角的岩石上,上下都空空儿的;仿佛一
只苍鹰展着翼翅浮在天宇中一般.三面都是山,像半个环儿拥着;人如在井底了.这
是一个秋季的薄阴的天气.微微的云在我们顶上流着;岩面与草丛都从润湿中透出几
分油油的绿意.而瀑布也似乎分外的响了.那瀑布从上面冲下,仿佛已被扯成大小的
几绺;不复是一幅整齐而平滑的布.岩上有许多棱角;瀑流经过时,作急剧的撞击,
便飞花碎玉般乱溅着了.那溅着的水花,晶莹而多芒;远望去,像一朵朵小小的白梅,
微雨似的纷纷落着.据说,这就是梅雨潭之所以得名了.但我觉得像杨花,格外确切
些.轻风起来时,点点随风飘散,那更是杨花了.--这时偶然有几点送入我们温暖
的怀里,便倏的钻了进去,再也寻它不着.
梅雨潭闪闪的绿色招引着我们;我们开始追捉她那离合的神光了.揪着草,攀着
乱石,小心探身下去,又鞠躬过了一个石穹门,便到了汪汪一碧的潭边了.瀑布在襟
袖之间;但我的心中已没有瀑布了.我的心随潭水的绿而摇荡.那醉人的绿呀,仿佛
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满是奇异的绿呀.我想张开两臂抱住她;但这是怎样一个
妄想呀.--站在水边,望到那面,居然觉着有些远呢!这平铺着,厚积着的绿,着
实可爱.她松松的皱缬着,像少妇拖着的裙幅;她轻轻的摆弄着,像跳动的初恋的处
女的心;她滑滑的明亮着,像涂了“明油”一般,有鸡蛋清那样软,那样嫩,令人想
着所曾触过的最嫩的皮肤;她又不杂些儿法滓,宛然一块温润的碧玉,只清清的一色
--但你却看不透她!我曾见过北京什刹海指地的绿杨,脱不了鹅黄的底子,似乎太
淡了.我又曾见过杭州虎跑寺旁高峻而深密的“绿壁”,重叠着无穷的碧草与绿叶的,
那又似乎太浓了.其余呢,西湖的波太明了,秦淮河的又太暗了.可爱的,我将什么
来比拟你呢?我怎么比拟得出呢?大约潭是很深的、故能蕴蓄着这样奇异的绿;仿佛
蔚蓝的天融了一块在里面似的,这才这般的鲜润呀.--那醉人的绿呀!我若能裁你
以为带,我将赠给那轻盈的舞女;她必能临风飘举了.我若能挹你以为眼,我将赠给
那善歌的盲妹;她必明眸善睐了.我舍不得你;我怎舍得你呢?我用手拍着你,抚摩
着你,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我又掬你入口,便是吻着她了.我送你一个名字,
我从此叫你“女儿绿”,好么?
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不禁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

话题:摘抄 美文 字左右 

彩专家时时彩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