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VIPר | | | ۻ | |

˷ͧʲô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ҳ | Ŀ¼ | ֪˭ | Сڰ | Ȧ

ʬ

  • ͷʣ 90196
  • 83
  • 飺 ͨû
  • עʱ䣺2019-11-19 17:02:35
  • ֤£
˼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

ȫ39

ҵ
˷ͧɱĵ-¿ Ŵݸ 2019-11-19 17:02:35

ʱѶ

ߣʯý

˷ͧʲô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Ķ(926) | (509) | ת(229) |
Щʲôɣ~~

2019-11-19

ף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2019-11-19 17:02:35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2019-11-19 17:02:35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果二姐一次没来看过我这个妹子。不过,这次二姐来找我了我真高兴。”   陈丫子听到她这话,只是笑笑,她们姐妹三个,老大像她们娘,懦弱驽钝。她和陈南生像她们爹,心都硬的很。   不过,不同的是,她沉默寡言,而陈南生却是能说会道。她这话也只能当场面话听听罢了。   陈丫子没有接她的话茬子,转开话题直接说起她的目的:“这次是想给供销社提供点东西,想着有熟人能好点,就想让你介绍一下。”   今年集市被关了,不能做小买卖了,这和供销社的交易却多了起来。   平时,生产队里各家的鸡蛋、蔬菜都是卖给供销社的,虽然便宜但好歹能给家里多个进项。   不过,她这二姐性子硬的很,能为了这事找她,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陈南生有些好奇,她可是记得她这二姐穷的很,不过她这二姐可不是个说大话的,于是开口道:“二姐难得看我这妹子一次,不管什么东西,我都给二姐好好说说,不能让二姐亏了的。”   陈丫子见她答应了,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把篮子放在地上,她从里面拿出一串糖葫芦递给陈南生。   “你尝尝怎么样?这个可以卖不?”   细木棍上只串了两个糖葫芦,不过这两个也够陈南生惊奇的了。   她咬了一口,顿时一股又甜又酸的滋味扑面而来。   陈南生这种大人吃着都非常喜欢,虽然还想吃了另一个,不过她是负责尝的,可不能当馋鬼。   “这糖葫芦味道很棒,酸甜正好,用的也是好材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能长期供应吗?”   别看这几年大环境严了,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上来了,尤其是城里人讲究,不仅吃饱,还想吃好。   这糖葫芦味道纯正,用的材料肯定也是好的,价格肯定是要贵一点。不过再贵也就是那样了,只要味道好,还怕没人买?   陈男生在供销社工作了一年多,还能不了解大家的消费情况和喜好?   这冰糖葫芦不仅能卖的出去,还会卖的很好。   陈南生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数量能不能跟上,别总共只有这十几二十个的,卖的都没劲儿。   陈丫子看出陈南生的满意,总算松了口气,然后脸上笑容越发明显:“能跟上,今年一冬天,两天送一次,一次二十个,下雪天除外。”   这种供货量不多但也不少了,陈南生听着点点头,脸上也露出笑容。   “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谈谈供货的事。放心,你好歹是我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一次,不光是陈南生帮了陈丫子的忙,陈丫子同样帮了陈南生一把。   公社经理刘文强对这起交易很满意,连带的对陈南生的印象也越发的好。   这一次可以说是互惠互利,陈丫子走的时候,陈南生把她送到门外,态度好得很,还递给她一块料子让她给孩子做衣服。   陈南生是孩子的小姨,所以她拿孩子说事,陈丫子没有拒绝。大不了下一次陈丫子也给陈南生的孩子准备一些东西。   陈丫子告别陈南生,连忙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陈丫子心惊胆战,生怕钱不见了,也不敢翻看,害怕被人看着抢了怎么办。   到了谢灵家门口,她那颗心才微微放下,不过想到兜里的钱,她又兴奋起来。   谢灵这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陈丫子回来了,连忙让她回屋子里。   “怎么样,陈姐,还顺利吗?”陈丫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就知道这事成了,不过谢灵还是问了问。   陈丫子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脸上激动道:“灵灵,你知道咱的冰糖葫芦卖了多少钱?”   谢灵心里盘算了一下每串冰糖葫芦的成本,试着回答:“一串最少应该有一毛八吧!”   陈丫子猛地看向她:“你猜的还挺准的,一串两毛钱呢!今天做了二十串,一共得了四块钱。”   四块钱这样一说不算多,可是这只是一天挣得。   陈丫子得七层,是两块八毛钱,按照大家规定的,成本陈丫子出,冰糖按照市价的七折给陈丫子,再加上其它成本,这么算下来她一天就挣了两块钱。   以后每两天送一次,她就可以挣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   她以前一年也存不下这么多钱,陈丫子这么一想,瞬间有些懵了。   谢灵也想了想她挣得,一个月六块,不多但也不算少了,现在的鸡蛋才八分钱一个,四块钱能买将近七十个鸡蛋呢!   这六块钱也算个进项了,谢灵心里挺满足的,不过面上倒是平静,毕竟她可没挣那么多钱。   不过,她看看陈丫子这表情,噗嗤笑了:“陈姐,现在才刚始,你都懵了,那以后怎么办。   而且,现在挣得多,那是因为成本低,红果是自家的,不要钱。可是咱们的红果有限,以后得向别人家借。”   “借?咱估计得拿东西和人换吧!不过,不能让人知道咱俩干这事。”不是陈丫子自私,这要让其他人知道了就是一堆麻烦事儿。   就她今天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避开生产队里面的人。不过,这一直和别人借红果,别人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   谢灵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想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至于让大家都知道然后一起致富,这是不可能的,不说冰糖问题,就是这糖葫芦就不是大批量能卖掉的东西。 第32章 梁丰年   长县运输公司于1956年成立,刚成立时公司运输用的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旧车,车型很复杂,数量少质量差,后来才慢慢被淘汰。   现在,长县运输公司用的是国家自己研发的敞车,可比以前的旧敞车好多了。   不仅是质量上的,还有规模也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一方面是因为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比以前高了,普遍都上来了。   还有一点也是因为长县的地理环境。长县地处盆地,北边是一条山谷,南边则是沃土平原。   虽然位于内陆,但交通便利,附近好几个县都依靠长县来运输物资。   徐锐虽是运输部的副主任,但却主管公司的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就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担任实权主任。   运输公司里的人对此非常震惊,而本来有希望担任副主任的人也对这个空降头十分不满。   虽说不能刁难,但也想看他的笑话。   徐锐年纪轻,但一身气势十分凌厉,刚来上班时,就把几个年轻女同志吓得不轻。   不过,就是因为他刚从部队转业,看着冷冰冰的,才想让人看笑话。   毕竟,运输部内部的好多规矩和复杂关系可不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当兵的可以理的清的。   而徐锐看着就不像是个圆滑的。   起先徐锐的上属运输部门主任梁丰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在徐锐接受约定俗成的福利之后,他对徐锐的印象就变了。   “徐锐同志啊,这两周的运输任务已经下来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车辆和司机就可以出发了。”梁丰年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圆润,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   不过,徐锐可不会低看他,这人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却能坐稳主任这个位置,还受到运输部大部分人的尊重爱戴,可见不是简单的。   徐锐是冷漠但不是傻,不说话不代表他不懂,不仅懂,甚至还要比大多数人看得清。   知道梁丰年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运输公司站稳角了,要不然运输任务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梁丰年说。   徐锐脸上淡淡的,语气倒是颇为尊重:“一会儿我简单查看一下,下午就能安排车辆出发。”   几天下来,梁丰年已经了解了徐锐的脾气,面对他不变的冷脸,不以为然,还是笑眯眯的:“徐锐同志生活上要是缺什么了,可以跟我或者直接跟司机们说。既然来到咱们运输部门,就是一家人,大家相互帮助相互扶持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丰年说这话也是客气客气,毕竟以徐锐的性子,接受福利不反对就是好的了,也没觉得他会主动要求什么。   不过,没想到的是徐锐还真有要求:“梁主任,我确实有东西需要司机同志的帮助。我想要一些冰糖,您看看能不能跟您底下人说说。”   司机趁工作期间给内部人员进货算是潜规则,这种事情虽然不好但也不算严重。   徐锐掌管运输路线和车辆调配,如果他真要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直接等司机运货回来检查车辆扣下货物就行。   不过,他没有想过反对,这种人情往来很正常,他反对了不仅不会起多大作用,反而会惹得一身骚。   梁丰年闻言心里惊讶,不过脸上笑容更大了,态度也更加好了:“徐同志放心,冰糖罢了,我让下面的人多给你带点。”说到这儿,又转头说起吃饭的事:“今天中午别去食堂了,就跟我去家里吃一顿,至你来了,咱们两个同事还没有聚过呢!”   徐锐闻言没有拒绝,应了下来。   客套完,梁丰年离开,徐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运输日志。   对着梁丰年说的是简单检查,那只是随便说说。   徐锐可以接受一些人情往来,但涉及工作问题,他从来都是非常严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午十二点下班,梁丰年带着徐锐来到他家。   梁丰年没有住运输公司的家属楼,而是住在一所独院里,面积不大不小。   两人进家的时候,梁丰年的媳妇鲁豫敏正在做饭。   鲁豫敏看着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同样不高,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可能是在长县妇联工作的缘故,看起来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鲁豫敏嫌妇联的饭不好吃,经常去运输公司食堂吃饭,也认识徐锐这个刚来的年轻主任。   看他们进来了,忙招呼徐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说自己丈夫:“带徐锐同志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就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然后又笑眯眯的对徐锐说道:“徐同志你先坐着喝水,我去买几个菜。”   说完,火急火燎的出去了。   梁丰年有些无奈:“徐锐同志别介意,我媳妇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平时我回来连杯水都没有。”你来了,好歹还有杯水。   梁丰年这么说,但眼里却是有楔浓的笑意,可见和媳妇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嫂子性子好。”   梁丰年听了也不反驳,反而笑起来说道:“唉,我媳妇虽是粗心,但确实是好啊!”   徐锐一声不吭,就听梁丰年说话。   鲁豫敏去国民饭店买了几个肉菜,拿去厨房热了热然后配着之前炒的,也算丰盛。   老婆炒好了,梁丰年自觉的帮着端出来。   “徐锐同志,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的饭菜吃。”鲁豫敏热情的招待徐锐。   她对徐锐印象很好,以前是军人,长的高高壮壮一副好身板,年纪轻轻就当了副主任,可谓是才貌双全了。   “徐锐同志二十了吧,有没有对象?要没有的话,嫂子帮你问问?”   徐锐闻言想起谢灵,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有对象了。”   鲁豫敏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对象一定是个好姑娘嘞,等以后结婚了记得同志我和你梁哥,我们去沾沾喜气。”   夫人外交可不是说说的,这不通过一件事就能把梁主任变成梁哥。   徐锐点点头:“等结果通知梁哥和嫂子。”   一个有意交好一个无意得罪,气氛可以说是分外和谐。   梁家   鲁豫敏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你怎么好好的请徐锐来家里吃饭了?不仅是人家已经站稳脚跟的缘故吧?”   梁丰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也不抬头直接说道:“徐锐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能转来运输公司并且直接当上副主任,不是有关系就是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至于关系,他是篷出身,家里只有他大伯当过兵,在当排长期间就牺牲了。所以不能给他助力。   只剩下一种情况就是他在部队职位比较高,而且他的工作关系是保密的。”   鲁豫敏吃了一口苹果说道:“要是因为这些你早就把人家请回家了。”   梁丰年闻言笑了:“还是媳妇了解我。”说着从鲁豫敏手里拿过一块苹果:“最重要的是,这人看着严肃,其实也是个会做人的,办事圆滑的。”   鲁豫敏点点头说道:“那位徐同志看着冷,应该是非常喜欢他对象的。”   鲁豫敏说话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内里细,对徐锐的表情变化也看在眼里。   “哈哈,那小子刚到运输部门的时候可吓了女同志一大跳,冷着脸,就没见他和女同志说过话。”      徐锐不知道梁丰年夫妻俩对他的评价,下班后先是去了谢家沟给谢灵送了点糖糕。   想起梁主任的媳妇说的结婚,他心里一阵火热,就想和谢灵说说话,问问她的意见。   谢灵没有回答结婚的问题,不过却是可以订下来,过了明路的。   徐锐虽然失望,但能先定亲也是十分高兴的。   他告别谢灵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了晚饭,就立刻找了刘秋苗说话。   “娘,我有了喜欢的对象,想让你去提提。”   刘秋苗坐在炕上,本来就好奇小儿子找她做啥,现在一听,顿时就欢喜了。   之前她儿子说明年结婚她是半信半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对象了。   拽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姑娘哪家的?人家姑娘同意了吗?现在虽然还得父母同意,但可不是旧社会了,还得人家姑娘点头愿意和你过日子才行。”   徐锐:“是谢家沟的谢灵,我想和她结婚,她对我也有好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徐锐不准备说出来,就算是他娘也不能说的。   刘秋苗愣了愣,不是南理的,那徐锐咋认识人家姑娘的,怎么和人家相处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儿子的那张冷脸:“这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时也没见你忙,那你怎么和人家姑娘相处的。”   徐锐:“她愿意的,也不怕我。”   他能告诉他娘他下了班或者礼拜天一有空闲就会去找谢灵吗?   不能的,这是他和谢灵之间的事。   不过刘秋苗不知道,只觉得她儿子说起人姑娘太冷淡了。顿时就对还没见过的小儿媳妇充满了好感。真是个好姑娘啊,她儿子这冷冰冰的性子,那姑娘也不怕他,还体贴他,这得多喜欢她儿子。   越想越觉得自家儿子过分,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锐子,媳妇是用来疼的,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人家姑娘不嫌弃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不能得意。你明天就把你刚带回来的糖糕给姑娘送过去,然后好好陪陪人家。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然后去谢家沟,先见见人家家里人,争取早点定下来。”   刘秋苗几年没见过小儿子,自从徐锐回来,她最疼的就是徐锐了。   不过就算刘秋苗加了无数倍滤镜看儿子,也知道儿子现在的行情。   儿子在城里上班,长的高高壮壮的,生产队里也有人给说亲,问起小儿子的婚事。   不过,她还不清楚队里那些小姑娘怕儿子怕的要死,就算结亲也只是看重儿子的条件,不是真心真意的喜欢儿子。   她可不想让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媳妇。   小儿子的眼光她相信,对于儿子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她是松了口气的。   不过,刘秋苗对儿子的不上心也十分看不过眼。   就这样,徐锐偶然的就替自己未来媳妇解决了一部分婆媳问题。   还没见过面,婆婆对媳妇的好感就有了。   看来,长的冷冰冰不露情绪,喜欢独享情侣之间的甜蜜,也是有好处的。 第33章 田四   谢灵和两个闺女躺在炕上, 一边给两人掖被子, 一边说道:“你们很快就有小姨父了。”   秋阳秋月躺在炕里头,准备等小姨讲故事呢,就听见谢灵的话。   秋阳看向谢灵, 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 小姨夫是什么?”   “小姨父啊, 就是小姨的丈夫, 以后和我还有秋阳秋月生活在一起的人。”谢灵躺在被窝里,把胳膊伸出来,头朝向炕里面,秋阳秋月睡着的地方, 随口说道:“你们不懂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以后多一个人帮小姨干活, 多一个人疼你们就对了。”   谢灵语气轻快,好似多个丈夫, 俩闺女多了个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比讨论今天吃什么饭还要简单。   这么轻松的语气, 感染到秋阳秋月,俩人也认为有姨父并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可以帮小姨干活, 还疼她们,这应该是好事吧!   这个时候,两个姐妹俩的想法一样,不过提出来的问题却是千差万别。   “那小姨父是谁呢?”   “小姨父以后也住在家里吗?”   然后,谢灵还没回答, 秋月就反驳姐姐的话:“姐姐好笨哦,小姨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当然是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啦。”   谢灵右手撑着头,左手轻轻的点秋月的额头:“就你精。秋阳这个问题很重要呢。姨父以后虽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不过不住在这里,而是我们去姨父那里住,姨父的家将来也会是我和秋阳秋月的家。”   说到这里,谢灵顿了顿,脸上升起热意,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懂,但也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未来的小姨父就是徐锐叔叔。”   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又凶巴巴的叔叔,秋阳秋月同时缩缩头,“咱们以后要和徐叔叔住在一起,太可怕了,叔叔好凶的。”   “是啊,叔叔好凶的。”   小孩子很敏感,但又很盲从。徐锐经常来谢家,虽然和秋阳秋月没说过几句话,不是特别亲近,但来这里不是帮忙干活,就是送过来不少吃食。   徐锐不光减轻了谢灵的负担,也间接减轻了两个孩子的任务。要知道徐锐没来之前,每天上山拾柴草,都是娘三一起上去,秋阳秋月虽然不会背背篓,但也要帮谢灵拾柴。   毕竟谢灵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还有烧火、和谢灵一起烧水。后来,只要徐锐在,这些就成了他的活,不说秋阳秋月,谢灵都没有再沾过手。   至于送的吃食,也有一部分进了两个小的的嘴里。   所以,徐锐虽然没有亲近两个小的,但也算间接对她们好了。现在两个小的看起来还是有些抵触徐锐。   谢灵心里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不疼但是感觉有些酸酸麻麻的,到底有些不好受。   不过也没有指责她们,而是循循善诱的说道:“徐叔叔每次来咱们家是不是都会给咱们干活,还给咱们带好吃的?仔细想想,徐叔叔对咱们不好吗?”   秋阳秋月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了,徐叔叔对她们好的,给她们带好吃的,帮她们干活,她们好像是不应该这么说。   “徐叔叔对我们好的。”   “可是徐叔叔长的好凶,我有些害怕。”   徐锐大多时候会收敛气息,比平常人的存在感还要低。   但一有人注意到,就会被徐锐凶悍的气势和那张冷脸给惊到。   谢灵笑了,两个孩子记得徐锐对她们的好就行,只是想想徐锐的那张冷脸,确实会吓到小孩子。   “你们徐叔叔之前是一名军人,要上战场打退敌人,保家卫国。脸上的那道疤,也是因为打仗被敌人伤到的,那是属于英雄的标志,代表着英勇的徽章。他看着凶,其实最好了。”   谢灵没问过徐锐脸上的疤怎么来的,但不妨碍她这么说。左不过就是被敌人伤的。   秋阳秋月知道军人,知道打仗,还知道他们很光荣。没想到看起来凶巴巴的徐叔叔竟然是热情的解放军。   “小姨,徐叔叔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吗?”   王成是《英雄儿女》里面的人物,近来谢灵一直给她们讲的小人书。   这本小人书带着鲜明的时代特色,是关于赞美英雄的题材,谢灵觉得该给她们看看。   里面的一虚节秋阳秋月还有这不懂,但不妨碍两人对王成的崇拜。   谢灵坚定的表示:“徐锐叔叔比王成叔叔更厉害呢!”她男人当然比任何人都厉害。   秋阳秋月闻言一脸惊叹,没想到徐叔叔竟然是比王成叔叔还要厉害的解放军。   叔叔会保家卫国,保护人民,保护家园。   还会保护小姨和她们,这么想着,和徐叔叔生活在一起仿佛并不那么让人抵触了。   谢灵把两个闺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重新给她们把被子压好,笑笑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咱们睡觉吧!”   至于以后去未来姨父家生活这个问题好像被秋阳秋月遗漏了,不过谢灵也没再说,毕竟还早着呢。现在也只是给她们打个预防针,让她们潜移默化的慢慢接受并适应。   睡之前,谢灵突然想到:徐锐那一身气势和脸上的疤应该是从战场上带来的,就是不知道那张冷脸是不是天生的,等下次见面一定问问他。谢灵都能猜到她这么问徐锐,徐锐的表情,一定是面上凶巴巴的,耳朵却是红彤彤的,然后心里紧张,身子绷紧。   这么想着,徐锐仿佛就在眼前,谢灵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第二天,刘秋苗吃了饭就往田四家中走去。   田四是南理有名的媒婆,也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下家儿她都摸得清楚,为人讲诚信,不乱说话还靠谱。所以大家都喜欢找她说亲或者当婚事中间人。   田四刚吃完饭正准备串门子去,就看见刘秋苗往她家进来。   “哎呀,秋苗嫂子怎么来了,快进来,真是稀客。”田四热情的招呼刘秋苗进屋。   田四一身藏蓝色的衣衫,穿的干净整齐,身形不胖,却是有一张小圆脸,配上热情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亲近之感,也难怪大家都愿意请她当中间人。   刘秋苗也十分信任田四,家里大儿媳妇王英就是她给介绍然后说成的。   这回刘秋苗找她是想打听打听未来的小儿媳妇家里的情况。然后找她做中间人问问人家家里的想法,向人家提亲可不能不经对方同意就贸然前往。   知道田四是个嘴严靠谱的,刘秋苗也没有想瞒着,而是直接问她:“你知道谢家沟谢灵那姑娘家啥情况不?要清楚的话,给我说说呗。”   田四闻言有些惊讶,来她这儿打听姑娘家除了亲事就没别的。   而这谢家沟的谢灵,她当然知道,因为这姑娘刚从她的名单上撤下来呢!   不过,人家这么问了,她当然得好好说说,成不成就是别人的事了。   于是开口说道:“谢家沟的谢灵,我知道啊!这姑娘长的俊,难得的好相貌,身板还好。不光这个,她还读过高中。不过,她家里除了她也没有其它大人了。她奶奶爷爷都去世了,外家也没什么亲人。前一个多月爹娘在水库出事了,没救回来直接去了。她大姐也在同一天过世了,后来她就把两个外甥女也接到了家里,自己抚养。”   本来只是想随意打听一下未来儿媳妇家里情况的刘秋苗被塞了好大一个惊喜。   没想到这儿媳妇家里这么多波折,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田四看刘秋苗脸上的不可置信,她也没有再说下去,先让刘秋苗缓一缓。   刘秋苗刚开始只是被谢灵这么波折的情况给震惊了,然后回神就接受了这个情况,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田四继续讲。   “这姑娘性子挺好的,前些天我在谢家沟给人做中间人的时候,见过她,虽然穿的素静,但整整齐齐,人也是大大方方、和和气气的,是个好姑娘嘞!”   不过,谢灵家这人也太孤了,这种情况说严重也不严重,但大多数人还是避讳的。   田四猜测刘秋苗今天问谢灵家的情况,应该是想给家里小儿子结亲,说不定是徐锐相中谢灵了呢!就是不知道刘秋苗会不会同意。   刘秋苗问完也没有多说,和田四道了声谢就往家里赶。   刘秋苗和丈夫徐长喜面对面坐在炕上。   “我今天问田四,人就告诉我这么个情况,你觉得怎么样?”刘秋苗看向丈夫,家里大事向来都是两人商量然后决定的,儿子的亲事也属于大事,也需要徐长喜的意见。   徐长喜剥了一颗花生,递给老伴一个,自己往嘴里塞了一个。听到刘秋苗这犹犹豫豫的问题,嘴上强硬,理所当然的说道:“徐锐自己看中人家,人家姑娘也同意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守承诺给人家姑娘娶回来啊!怎么,你不同意?”   刘秋苗摇摇头:“我怎么会不同意,我还怕你不同意嘞!毕竟这姑娘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姑娘是个好的。大姐去了,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家抚养,这姑娘是个勇敢能撑事的。”至于两个外甥女,大不了当闺女养着呗!锐子有本事,养的起。只要那姑娘是好的就成。   徐长喜闻言笑了:“你还不知道你儿子那张冷脸,能不害怕还愿意嫁他的,能是个普通姑娘?再说,锐子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有主意的很,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算咱们不同意也没招。”   刘秋苗叹口气,像是想到些什么,沉默片刻,说道:“既然咱们都同意了,我尽快找田四说说,然后定下来。”   难得见儿子主动要求,她当然得满足。儿子性子冷,就算喜欢人家也不一定表露出来。之前她没想到,现在想想,既然儿子主动说了,应该是想早早的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第34章 定亲   和徐长喜商量好后, 刘秋苗就拜托田四去谢家沟说一声, 问一问。   谢灵既然双亲不在,这婚事她点头做主就行。   十一月十三号   一大早,刘秋苗和丈夫, 带着徐锐往谢家沟走去。   “你说我这身行不行啊?”这是第一次见未来小儿媳妇, 刘秋苗有些紧张。   徐长喜闻言摆摆手:“你都问了八百遍了, 行啊, 怎么不行。今儿是给锐子定亲,又不是你自己相看,看你那样儿。”这老婆子一大早就把他吵醒,和他唠叨。   刘秋苗拍打他的胳膊, 没好气道:“怎么了, 今天我儿子定亲, 我怎么不能高兴高兴了?就你,看你绷得那个脸, 还不吓着人家姑娘?”   徐长喜听了不禁催鼻子瞪眼:“我这就叫蹦个脸, 那锐子那算啥?”   说着指指旁边的徐锐。   徐锐此时心里既激动, 还紧张,身子越发的绷紧, 脸上的表情看起来越发的严肃,一点都不像个要去见对象的。   刘秋苗看看儿子,也不管老子了,径直走到徐锐另一边,说道:“锐子啊, 你现在是去见未来媳妇,不是上战场打仗去,咱能不能笑一笑。”   一边说着,见儿子越发的紧绷了,准备拍儿子的肩膀,结果他太高,只拍拍他的背,说道:“就算人家姑娘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不介意。但今天也要见长辈的,人家长辈看了会说的。”   谢灵爹娘不在了,但亲戚还是有的。   今天谢灵定亲,专门让唐婶李荷花和堂汕在谢家招呼。   两个生产队离得不远,说话间谢家沟就到了。   谢家,李荷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厨房里忙活,谢灵正准备进去帮忙,就让李荷花轰了出来。   “你今天可是有大事,怎么能进厨房,你要是自己忙活,还要我们做什么。快去屋里把自己拾到拾到,打扮打扮,一会儿男方家长还来了。”   已经收拾整齐的谢灵难得的有谢事干,闻言只能笑笑。   堂屋嫂子忙活收拾,厨房唐婶带着儿媳妇做饭,她这个正主反而啥也不让干。   想起今天的日子,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可置信,她今天就要定亲了啊,这才不到两个月呢!   从前她难以想象自己会和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定亲。可是,现在的她却不排斥,反而有些欢喜。   徐锐说他爹娘性子好,三个哥哥和嫂子也不错,而且以后也不住在一起,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不管事实是不是如他所说,她都会接受。   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的,好的坏的她都愿意接受,而且她对徐锐有信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信心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美化他的原因。   谢灵在今天难得有些胡思乱想。   “小姨,你给我编辫子吧!”秋月跑过来抱住她的腿,说道。   谢灵掩住复杂的神色,摸摸她的头,温声说道:“好,小姨给你编两个小辫儿,让秋月美美的。”   今天谢灵家的大门敞着,刘秋苗一行三人走进去。   李荷花走在前头迎接他们。   “这就是刘妹子吧,你真年轻啊,都让我不敢认了。”   一行人在屋里坐下,刘秋苗趁空仔细看了看谢灵。   谢灵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脸小小的,身板挺直,看着大方得体。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改往常暗色系的衣服,穿着碎花衬衣,下身是黑色的直筒裤,脚上一双小白鞋。   配着俊秀的容貌,看着亮眼极了。刘秋苗被惊艳了,这姑娘相貌姣好,但最亮眼的还是那一身气质。   顿时,刘秋苗就喜欢极了,握着谢灵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灵灵真是好闺女,看着样样好,比起灵灵我家儿子就差多了,这一张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过呀,他虽然是看着冷,但也是真心看重灵灵,心里喜欢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谢灵一个红包,红包很有厚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少,这是十分满意谢灵的表现了。 第35章 分家   今儿, 刘秋苗为显重视, 穿着枣红色上衣,头发整齐的盘着,本来人就长的面善, 这么一笑, 显得更加温和了。   谢灵看着她本来有些紧张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对着刘秋苗大方一笑, 乖巧接过红包,随即开口说道:“谢谢婶子。”   女方接了红包,代表着是接受这门亲事,对男方表示满意的意思。   所以, 刘秋苗见她接了没有犹豫的接了红包, 笑容越发的大, 看着谢灵,越看越满意。   这闺女生的好, 尤其是这眼睛, 看的人直想对她好, 怨不得锐子那么冷的人都能看上。她那小儿子以前可是都不带看那挟孩子一眼的。   当兵之前,小儿子总是一个人或者跟良才那孩子一起, 他那么冷,人家小姑娘根本不待见他。   现在好了,相中这么好的闺女。   这以后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了她儿媳妇,再配上锐子的好样貌,她的小孙子小孙女还不知道多好看嘞!   一旁, 徐长喜坐在板凳上喝水,见老伴儿的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咳嗽一声,提醒刘秋苗该办正事了。   刘秋苗被他这么一咳嗽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在这时候瞎想,咳嗽一声,忙说道:“咱们这几个人在这说说,她们年轻人也不自在,要不让她们出去转转?”   这话李荷花早就想说了,不过灵灵对象这长辈太热情了,一直拉着谢灵打量,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出意外刘秋苗就是谢灵的婆婆了,未来婆婆喜欢她,也是好事,她不能打扰人家相处。   所以,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笑开了嘴,说道:“对,咱几个在这儿说说,我几个儿媳妇在里面做饭,让俩小年轻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处处。”   就这样,谢灵和徐锐就被赶了出来。   两人虽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但也许是受到以前的影响,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干脆还像以前一样,往谢家房背后那块死角处走去。   徐锐感受着旁边人的体温和气息,有种不同以往的紧张,从家里到谢家,再和谢灵出来,他仿佛踩在云上上一般,越发觉得不真实。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今天和以往一样好看,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圆润饱满的额头,精致浓密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眼睛,比以往红润的嘴唇,像是刻在他心上似的,无一不是他爱的样子。   可是他知道,这是谢灵,所以他爱这副容貌。   谢灵面对徐锐火热的目光低下头,羞红了脸,她一贯是冷静的,可是今天却有挟飘然,尤其受不了徐锐这么看。   本来他看一眼也就罢了,结果他越来越过分,谢灵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越发热了,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徐锐,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谢灵抬起头,徐锐看的更清楚了,尤其是她难得一见的娇羞,让他越发的心动,随即口干舌燥,停了一会儿,在谢灵亮晶晶的眼神下说道:“我,我有挟。”   说完,徐锐生平第一次想扇自己的嘴巴,他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   本以为谢灵会生气,没想到随后谢灵开口了。   “我也有点飘。”谢灵本来是紧张害羞的,可是抬头一看徐锐的样子,呆呆的,傻乎乎的,她瞬间好了一点。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发傻嘛!   说完,她冲徐锐露出甜笑,伸出手邀请他道:“咱们去前面山脚坐坐吧!”   徐锐点点头,拉住她的手往前面走去。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正好,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同时望着对方,谢灵首先说道:“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徐锐,今天咱们定了亲,就是未婚夫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爱护你、尊重你。那么你呢?”   在这个时代,两个男女定了亲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一家人了,有的还会提前住到男方家里。-   两人这一辈子几乎都要绑在一起了。谢灵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尤其是思想上与这里格格不入,她是害怕的。害怕两人之前的感情是昙花一现,徐锐的关心是假的,她对他的爱也是浅的。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不介意离婚。可是她还有两个外甥女,人有了牵挂,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徐锐看着面前女人难得的脆弱,他心里觉得有些疼,有些苦,不自觉的摸摸她的头,说道:“灵灵,我不会让你辛苦,不会让你流泪。只要你永远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不要难过。”   说着,他盖住她的眼睛:“我不喜欢你刚才的表情。”   接着,徐锐感觉到手掌的湿意,之后,手被另一双白皙娇嫩的手拉开。   “我相信你的。”谢灵这么对徐锐说道。   两人的手拉住,身子挨得越来越近,徐锐高大的身子完全遮住了谢灵,把她抱在怀里。   两人此时身子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徐锐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冲动。   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只知道俯身映了上去。   徐锐整个身子都是热的,鼻息暖暖的喷到谢灵脸上,然后是清凉的嘴唇。   谢灵有些慌,察觉到固定在头后面的大手有些抖,她没有抗拒。   而徐锐本来是更青涩的那个,不过男性的本能让他学会掠夺和主动。   良久,唇分,两人的呼吸急促,谢灵躲避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脸色微红,本来是想起身,结果发现身子有些软。   只能靠在男人身上,随即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头发,然后手锤向徐锐,没好气道:“看我的头发被弄成什么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徐锐任她锤,迎着她如水的目光,徐锐本来平静的呼吸更加急促,哑声道:“灵灵,别这么看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他没有和其她女人接触过,遇到谢灵之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可是,在部队还是听到过很多荤话。   他明白自己那里的反应是因为什么,可是不能吓到她。   而谢灵闻言身子一僵,身子不自觉的一动,然后弄巧成拙,这下体会的更仔细了,那个东西硬邦邦的,有些硌人。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脸瞬间变得通红。   徐锐呼吸更加粗重,然后就听谢灵闷闷的说道:“你还好吗?”   这时候,谢灵动也不是,说什么也有问题,最后选择了一个最蠢的问题开口。   徐锐苦笑,他有点不好,不过不能让灵灵害怕,只能轻声安慰:“我没事,缓一会儿咱们再走。”   谢灵从男人身上起来,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也不敢看男人,只等他慢慢平复。   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中午吃饭,饭桌上两

2019-11-19 17:02:35

说什么,这地址却是有几分问题,上海产的冰糖会运到长县来卖?   肯定不可能,长县地处北方内陆,冰糖这种副食品只会从本省进货。   确定了来历,谢灵觉得她所想的事情有希望了:“冰糖多吗?是这一次还是每次都给?”   徐锐点点头:“每次都会给东西,不过不限于一样。”   徐锐既然接受这些东西,说明他不是不知变通之人。   这么想着,谢灵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徐锐甜笑:“徐锐同志,咱们一起合作吧!你出冰糖,然后我出方子,陈姐负责制作冰糖葫芦和销售渠道,挣得钱你二层我一层,陈姐出力最多,七层给她。”   徐锐皱眉:“那人要卖到哪里,安全吗?”   谢灵点点头:“陈姐准备卖到县城供销社,她平时话不多,但为人靠谱,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能成。”   徐锐点点头,卖到供销社还算安全,不会给谢灵招惹祸患。 第31章 卖掉   谢灵回谢家沟后,就和陈丫子商量了一下。   陈丫子觉得这笔买卖能做下来就是好的,她没想过要太多分成,毕竟方子和原材料的渠道都非常重要。   所以,谢灵说出要给她七层的时候,陈丫子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没有人会想自己吃亏,把大把大把的好处让出去的,这是陈丫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谢灵这么做只是年纪小心善罢了。   不过谢灵却觉得这是陈丫子应得的,在一个信息不通畅的时代,冰糖葫芦这东西说难做也不难做,大家都能猜到用什么做,但具体做法却有些懵,尤其是熬糖需要技巧和精确的比例,没有人也没有那个条件去试。   不过,除了熬糖,其他做法都十分简单。谢灵也只是教一教,真正辛苦的还是陈丫子。   这不是那个技术论专利论的时代,在谢家沟劳动最大,而且陈丫子的为人也让她放心。   谢灵既然打定主意给陈丫子七层,岂是陈丫子这个不会说的能改变的。   “陈姐,做糖葫芦简单的很,我也只是教你一遍,真正辛苦的是你,联系供销社的人,每天早起熬糖洗红果,送去供销社。   同时还得去猪场上工,你这样连轴转可得吃点好的,好好补补。还有早生和黄丫,两个人太瘦了,也得好好补补。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谢灵语气温柔,嘴里的话却是一摞一摞的往外说。在陈丫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点头了。   陈丫子脸上露出无奈地表情,心里却是暖暖的,知道谢灵是真心实意的给她七层。   迎着谢灵真诚的目光,她没有再推脱。   接下来,谢灵开始教陈丫子熬糖,她只做了一遍,更多的还是让陈丫子记下一些技巧和比例,这并不浪费什么时间。   十一月的谢家沟,早晨已经有些冷了。山谷能把南下的风挡住了,但它本身却又给这里添了几分冷意。   陈丫子今天穿的整齐,枣红色的开衫,上面只有零零碎碎的几个补丁,这是陈丫子最好的一身衣服。   陈丫子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或者灰色的粗布衣,肥大又无形。   而这件枣红色的开衫却是正衬她的身材,宽松而不肥大。显得年轻多了,不过,本来陈丫子的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八岁呢!   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县城了,不过还是能记得去供销社具体的路线的。   陈丫子到供销社的时候,供销社的同志才刚上班。   早晨这个时候大家都慵懒得很,看了眼走进门的陈丫子,也没有啥子好态度。   “同志,别在那东张西望的,要买什么快点买。”   陈丫子不会说场面话,性子轴,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   她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同志,我想找一下你们这儿的陈南生同志,不知道她在不在?”   “她是你啥?你找她做什么?”售货员看她一眼,这人瘦成一坨干,穿的也不怎么讲究,能和陈南生有啥子关系?   陈丫子犹豫一下,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我是她姐,找她有点事情。”   售货员有些不相信,正准备拒绝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人从库房里走出来。   “哎,陈南生,这里有人找你,说是你姐,你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虽然这妇女和陈南生千差万别,但万一真是呢!她可不想得罪陈南生,正好陈南生出来了,让她自己认认不就得了。   陈南生留着三七分的刘胡兰造型,上身一件海魂衫加绿色制服外套,毛蓝裤子配着765皮鞋穿着,看起来格外洋气。   陈南生相貌不算特别好看,那身装扮和精神气却使她格外亮眼。   她看着陈丫子,眼里闪过惊讶,爽朗的笑起来,对着售货员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姐姐,她来找我可能有啥事,我们先去说说话,一会儿就回来。”   那售货员连忙摆摆手,说道:“好嘞,你去和姐姐说话吧,现在又不忙,没事。”   陈南生带着陈丫子来到供销社旁边的巷子里。   她站住脚,看看她这位很久不见的二姐,说道:“咱姐妹俩真是两年没见了,之前和二姐说遇到啥难事就来找我,结